中國景德鎮網>生活>心靈雞湯

我生命中的浮梁

“長憶浮梁風景好,赤欄桿外柳千條”。浮梁,從來就是多少人心中的詩和遠方,歷代文人墨客、能工巧匠的向往。

?暮春時節,我走進浮梁古縣衙。此刻,頭頂上一顆有著傳奇故事的房梁,千百年來,橫跨衙門寬敞的大廳,默默注視著人世間的風云變幻,光陰浮沉,如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,淡定而從容。

?據傳,“浮梁”縣名源于一個古老傳說,與這棵房梁有關。久遠時,一場大洪水沖倒了縣衙,縣城被夷為平地。縣衙重建時,剛架好房梁,又遇洪水洶涌而至,偌大的房梁也被沖走,眾人追去,一直追到現浮梁舊城處,才見房梁停下,環顧四周,驀然發現,此處依山傍水,風景秀麗,地勢開闊,乃平坦和美之地,于是,新縣衙建于此,易名為“浮梁”。然而,這塊土地浮與沉的演繹才剛剛開始……。

?列夫.托爾斯泰曾說“你不是我,怎知我走過的路,心中的樂與苦”。浮梁,史上曾叫過新平、新昌,天寶元年始稱為浮梁縣。公元816年,縣治遷往今天的舊城村,1916年,浮梁縣治遷往景德鎮,1927~1929年一度改為景德市,1949年解放后市縣分離,成立單獨的景德鎮市,1960年浮梁縣建制撤銷,行政區域由景德鎮市直轄,1980年成立鵝湖區和蛟潭區,一直到1989年正式復縣,浮梁縣才重新浮出水面,慰藉了多少鄉愁。

“新平冶陶,始于漢世?!備×?,將一團白泥在轆轆車上轉動、拉坯,拉出了《景德鎮陶瓷史》的序言和一個個章節……“景德鎮原名昌南鎮,是浮梁縣的一個陶瓷燒造基地……宋景德元年即1004年,以皇帝的年號置鎮曰景德鎮,但仍歸浮梁縣管轄”。所以,看千年陶瓷史,可以看古鎮景德,再往前看,你只能看浮梁。

?宋應星的《天工開物》言“水火既濟而土合?!貝善魘撬鶩戀淖髕?。昌江,是古鎮的母親河,在浮梁境內達近百公里,沿途數不清的溪水加入,浩浩蕩蕩流進古鎮,滋養了古鎮陶瓷業和陶人瓷工;而浮梁高嶺村的“高嶺土”的發現,成就了楚楚動人的景德瓷,古鎮從此登上陶瓷王國的巔峰;瓷器是火的藝術,又是浮梁的那茫茫林海,大片的原始森林,尤其是適合燒瓷的松林,讓古鎮“兩岸窯火別樣紅”,千年不熄……浮梁,象天下所有的母親,傾其所有,養育了古鎮;古鎮一天天長大,走進皇城,登上金巒殿,宋真宗賜名景德,新平、昌南仍是他的乳名;千山萬水越過,昌江之南才是啟航的渡口。古鎮無論長多高,都是因為站在了母親的肩頭。

?然而,歲月長河浪濤翻轉,戲劇化的換位讓人唏噓,感嘆不已,如遠古的琥珀,因歷史的沉淀和時間的幽深,使之晶瑩可鑒又不全然透明。今日,許多人只知古鎮景德,而不知古浮梁!

?歲月,在浮梁人眼里就是一杯茶,春來冬去,如杯中香茗沉浮。浮梁是著名茶鄉,有宋、元、明、清歷代的貢茶?!耙槐?,一爐火,神仙不如我?!備×喝朔路鹱蓯淺磷碓諤趙鞅氏碌奶鐫爸?,隨遇而安,知足常樂,平淡如水。名茶“浮紅”在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得金獎,被列為世界三大高山香茶之一。而令人感慨的是,浮梁人領了金牌后,認為這是大自然的饋贈,不值炫耀,存于箱底70多年后,才浮出水面,這恐怕是少有的淡定與從容?!吧倘酥乩岜鵠?,前月浮梁買茶去”,倒是白居易懂你,一句感嘆,在浩瀚的中國詩詞里,滲進了淡淡的浮梁茶韻,任歲月品嘗,義務為浮梁茶做了千年廣告。

?山不解釋自己的高度,并不影響它高聳入云?!案×合?,隸屬景德鎮,地處贛東北地區……”今天,她向世界介紹,一臉淡定,而將顯赫的身世深藏于發黃的縣志里。都說“匠從八方來,器往天下走”,其實說的是古鎮原住民浮梁人的博大與包容,與其說是一種性格,更是一種修養與境界,是一種大智慧。浮梁人淡定坦然的目睹人世間滄海桑田的變遷,如一位收拾好碗筷的母親,回到廚房,默默坐在灶前,爐膛火光將她的身影,映照在時光的墻壁上,那是歷盡滄桑卻依然淡定的美麗。

?有人說,浮梁的淡定,一半是水,一半是火,如山澗的溪水流淌在時光深處,深入浮梁人骨血的根與脈,那是這塊土地滋養的精神與脊梁。在浮梁的一座陵園中央,是中共浮梁縣委、浮梁縣人民政府豎立的一塊高大墓碑,上面刻著“1970年5月9日,樂勤同志為搶救國家和人民的生命財產光榮犧牲。浮梁人民永遠懷念樂勤同志!”這里安息著一位浮梁人心中的英雄、一位老共產黨員,犧牲時年僅37歲。她是我的母親,曾是全省最早的女公安派出所長,下放浮梁。這年山洪爆發,水庫危急,母親毅然前行,搶救落水群眾,群眾得救了,大堤卻瞬間倒塌,舍己救人的母親卻化作山脈,不是原住民的她,成為了永遠的浮梁人。

?浮梁復縣后,縣委安排母親的墓遷入新的陵園。莊嚴的儀式上,時任縣委領導叩拜一跪說“我們都是您的兒子!”此刻,他面對的是浮梁母親的形象,天地為之動容。而那一場洪水,卻讓我人生路上布滿泥濘;我想,這是母親和這塊土地留給我的財富。我將思念釀一壺酒,與淚水一飲而盡,奮然前行。

?浮梁的一個四合院,我常去看望住在那里的青春。1973年,18歲的我踏著母親的足跡,成為朝陽墾殖場的一名知青??鬧植?、種菜養豬、插秧割禾、燒磚建房……,我們品嘗勞動的艱辛與豐收的快樂;至今,忘不了烈日酷暑揮汗如雨的茶園、深夜淚水浸濕的被窩;忘不了沒有油星的醬菜、豬油拌飯的歡樂;忘不了那個年代的迷茫和憂愁,憂愁里裹著期望……。在這塊土地上,我們和農人一起,臉朝黃土背朝天,風吹雨淋日曬,度過了三年多時光,這是另一種人生;那個時代讓我們成熟,超越年齡。參軍離開時,我望著裊裊炊煙,竟起離愁別緒。

?今天,知青點所在地,已成為美麗的“三賢湖”。蘇東坡披一身春光,站立湖畔,仿佛對身邊的黃庭堅和佛印說,浮梁能“散我不平氣,洗我不和心?!筆塹?,這個世界太多的浮躁與喧囂,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;許多人走過浮梁,在青山綠水過濾后,才懂得真正的淡定不是避開車馬喧囂,而是在內心修籬種菊。

?章太炎先生認為“不讀史書,則無從愛其國家?!備×?,厚重的歷史,如一壺老酒,讓人品嘗含蓄、內斂而平和的東方文化積淀,淡而不浮的宋時美學,找回“歷史感”與心靈歸屬。君不見,中國唯一的陶瓷大學和江西省陶瓷工藝美院雙雙回歸故里,陶瓷工業園區落戶浮梁,這是一種感情的回歸,一種歷史的傳承,更是一種徹悟的升華。

?一位英國詩人呤道:“上帝創造了鄉村,人類創造了城市?!焙?,浮梁,你可是上帝之作?滿目青山,蓬蓬勃勃,瀝瀝春雨,如琴似韻,充滿希望,生生不息……我一顆安閑平靜的心,融化在天地之間,物我兩忘,一片澄澈……

?哦,我生命中的浮梁,一種淡定從容的力量。


?

幸福三分彩开奖:熱門